小说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原创作品 >> 小说 >> 浏览文章

舍弟(儿童小说)
作者:赵剑云 来源:光明日报 浏览次数:942次 更新时间:2017-04-05

 刘小武扔下了自己的傻弟弟转身就走,他再也没有勇气回头。回来的路上,天突然变了,大片大片棉絮一样的雪花飞舞着,落到山上、路上、刘小武的脸上,他的心被这纷纷扬扬的雪花给搅乱了,感到头晕目眩,他感到一切都在向他扑来,山林里寂静得能听见飘雪的声音,静得连刘小武的喘息声都显得有点儿惊天动地。随后他才意识到,这个家没了小傻就不是家了………

  舍弟(儿童小说)

 插图:郭红松 插图:郭红松

  赵剑云 女,甘肃秦安人,“80后”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创作涉及长篇小说、中短篇小说、儿童文学等多种文体。著有《阳光飘香》等多部作品。曾获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

  太阳刚刚升起,刘小武就带着弟弟小傻走出家门了。

  天气寒冷,太阳像一个滚圆的蛋黄,吊挂在天上,让人一点儿也不觉得暖和。不过,只要太阳在那里挂着,刘小武相信今天自己能办成一件大事。

  小武,我们要去哪儿?小傻抹了一把嘴边的口水,一边扬头问。

  我们去看戏。刘小武说。

  借着有点耀眼的光线,刘小武看了一眼小傻,他看见的依然是小傻正要流下来的鼻涕和永远流不完的口水,还有那痴呆的眼神。

  刘小武这会儿不恨小傻了,因为他知道,从今往后,他再也不会恨小傻了。他从小恨小傻,他恨小傻的原因很简单,小傻出生的同时刘小武没了妈,他妈死于产后大出血。小傻今年十一岁,刘小武十四岁,十四岁的刘小武的智力或许已经超出了十四岁,可是小傻的智力永远只有三四岁。

  穿过街道,刘小武这才放慢了脚步。到了这一带,认识他们的人就很少了。小武,你看这是我捡的红旗……小傻有点儿得意地举起了左手,刘小武一听小傻捡东西,头皮就麻了,他抓起小傻的左手,一看,才松了口气,小傻手腕上缠着一根红色的布条,看样子是在裁缝店门口捡的。

  这么多年,小傻没闯过什么大祸,可小祸一直接连不断。小傻用刀子割破了王家的自行车轮胎,刘小武去给人换轮胎。小傻和街上的孩子打架,撕烂人家的衣服,刘小武去给人补衣服。小傻捉迷藏的时候,踩坏了魏家的猪圈,刘小武和他爸背着水泥和砖头去给人修……刘小武觉得自己很倒霉,用老刘的话说,小傻无论拉了什么屎,刘小武都得给他擦屁股,谁让他遇上这么一个弟弟呢?

  后来,老刘索性就把小傻关到家里,还给他买了一只猫和两只兔子,日子倒是安稳了些。不过没几天,小傻爬上墙头看隔壁李大爷家刚出生的小狗,脚一踩空,就摔到李大爷家了,李大爷说,以后,你们不在的时候,我来看小傻。从那以后,老刘就把小傻托付给了李大爷。

  太阳升到了当空,刘小武感到有些累。小傻步子也缓了下来。他几次都差点儿不走了,不过每次刘小武都非常及时地往他嘴里塞一颗糖,吃着糖的小傻立马就来了精神。

  哥儿俩靠在一棵大树下休息,小傻嘴里含着糖,连口水也全咽了下去,看样子非常陶醉。迎面走来几个赶集的年轻女人,刘小武一看到这几个女人,他的第一反应是,抓小傻的胳膊,不过已经晚了,小傻扑了过去,嘴里连续不断地喊着“妈妈,妈妈……”那几个女人像遇见疯狗一样瞬间散开了,嘴里还在谩骂。

  刘小武什么都能忍受,就是不能忍受小傻冲着年轻漂亮的女人喊妈妈,上个周末,小傻居然把刘小武的同桌伏小翎也喊作“妈妈”。

  那天兄弟俩吃过饭,小傻一个人在院子里和小猫玩,刘小武坐在炕上写作业,像过去任何一个午后一样,院子里除了冬日暖暖的太阳,便是小傻的笑声,刘小武很满足地做起了数学题,他在家里能够舒坦地写作业的时间很少,平时即便是作业再多,只要小傻喊他玩,他都得无条件地服从。刘小武做完英语,做几何题的时候,听见了一声女声尖叫。等他冲到院子里的时候,看见了这样一幕:小傻用力抱着刘小武的同桌伏小翎,嘴里一边流着口水,一边喊着“妈妈……妈妈……”

  刘小武没有时间思考为什么伏小翎会光顾自己的家,他三步并作两步扑过去,一把拽住小傻的领子,“啪”就是一巴掌,这一巴掌下去,刘小武惊呆了,小傻也呆了,这是刘小武第一次打小傻,小傻有点恐惧地看着他,摸着被打的左脸,瞪大眼睛哭号起来。

  伏小翎惊魂未定,指着小傻的背影问刘小武,这是哪来的疯子,居然把我当成他妈,幸亏你在……伏小翎整理了一下衣服,又“哎呀”喊了一声。她外套上的一个扣子掉了。伏小翎撒娇地说:我不管,扣子是在你们家被那疯子抓掉的,你得给我缝上!

  刘小武很想解释小傻不是疯子,是他弟弟,可是张了几次口都没有说出来。

  一进屋,刘小武急忙找针线,而伏小翎则像参观博物馆一样打量着他的家。屋里实在乱得不像样子。刘小武想,这个伏小翎怎么能轻易来他家呢,伏小翎来他家的后果就是向外界宣布,伏小翎和刘小武是一对……

  刘小武穿好针,走到伏小翎面前,把带线的针递给她,伏小翎低下头,敞着棉衣,刘小武看见伏小翎里面穿着紧身的红毛衣,红毛衣映衬着伏小翎的脸分外红润。看见伏小翎的脸,刘小武急忙收回了目光。

  刘小武下决心要把针递过去的时候,他一抬头吓了一跳,小傻正趴在窗户玻璃上,盯着他们。伏小翎同时也看见了小傻,一下子钻进了刘小武的怀里。刘小武的心差点蹦到嗓子眼。

  刘小武冲出去的时候,小傻已经跑得无踪无影。等刘小武回屋的时候,伏小翎丢下一句话,我今天来是问你数学题,下周我还来……说完甩了一下辫子,一溜烟跑了。

  刘小武怎么也想不明白。伏小翎大老远过来就是为了问数学题?再说,她数学学得比自己好啊!

  “缝扣子”事件之后,伏小翎一直在生他的气。刘小武想来想去,伏小翎生气的理由可能和小傻有关。一直熬到星期五,刘小武给伏小翎写了一张条子,上面就三个字:“为什么?”伏小翎看到后回了个纸条:星期天去你家……

  伏小翎星期天要来家里,刘小武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他想小傻可怎么办呢?周末总不能让小傻还去李大爷家。

  星期五那天放学,刘小武刚一进门,小傻便缠着他玩泥巴,那天刮了一下午的西北风。刘小武说:天这么冷,我还得给炉子添火、去压面条,还要弄点煤灰填炕,不然晚上炕就冷了……无论怎么哄,小傻就是不听,又是哭又是闹,还躺在地上打滚儿。刘小武那天也是较上劲了,他看着小傻在地上打滚,看着小傻抽搐的脸,他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没有伸手拉他。天黑了,老刘回来了,老刘看见地上哭得快要背过气去的小傻,怒不可遏地冲着刘小武就是一巴掌,那一声巴掌夹杂着西北风显得格外响亮,刘小武其实来得及躲闪,但是他没有躲,脸上的疼痛使得他异常清醒。

  刘小武紧紧地抱着面盆,低着头。

  老刘也半天没有说话,他叹了口气,冲着刘小武低声说:还不快去压面,天都要黑了……

  刘小武一口气跑出了家门,他端着面盆,迎着西北风在街上奔跑着,那一刻他想起了他妈,刘小武已经好久没有想过他妈了,时间隔得太久了,一个三岁就没了妈的孩子,他对妈妈这个词已经很陌生了。如果不是家里的那张黑白相片提醒他,如果不是老刘每年在他妈的忌日带他和小傻去坟上烧纸,刘小武早就忘记自己是哪儿来的了……这天,在刺骨的西北风里,刘小武冲着黑压压的天,一声一声地喊起了妈,喊着喊着他大声地哭了起来……

  那天晚上刘小武没有吃饭,老刘也没有劝他,刘小武又听见了那熟悉的叹息声,只有小傻“关心”地问他,小武你怎么不吃饭呢,今天的臊子面可香了……刘小武狠狠地瞪了小傻一眼,吓得小傻端着碗跑到厨房去了。

  这天晚上刘小武失眠了,他想了很多,想今天的一巴掌,想他爸老刘这么多年的不容易。其实家里如果没有小傻,老刘完全会再找一个女人,所有的女人冲着老刘吃着公家的饭这点都很愿意,但一看到小傻,事情往往就黄了。这些年小傻就像恶魔一样折磨着自己,折磨着这个家。天快亮的时候,刘小武作出了一个决定,他要把小傻丢掉,而且要马上丢掉。作出这个决定后刘小武睡了一会儿,朦胧中他听见了公鸡打鸣,听见了他爸老刘推门进来说:小武,我今天要加班,你在家里看好小傻,中午我就不回来吃饭了,明天我给你们包饺子……

  老刘走后,刘小武迅速地穿上衣服,他忘记了自己一天没有吃东西,忘记了脸上的疼痛。刘小武蹑手蹑脚地关上门,他翻遍了所有的口袋,找出了9块3毛钱,这些零钱攒得不容易,为了省钱,他早上常常不喝豆浆,所以确切地说这9块3毛钱都是一杯杯的豆浆换来的。

  刘小武咬咬牙,把这9块3毛钱全都拿了出来,穿好棉鞋,戴上帽子,直奔街上的小卖部。刮了一夜的西北风,今天街道显得格外干净,太阳已经出来了,刘小武心想幸亏没有下雪,小傻一下雪就不起床了,他是怕冷鬼转世的。刘小武花了5块5毛钱买了半斤花花绿绿的水果糖,现在身上还剩3块8毛钱。刘小武把剩下的钱重新装好。

  刘小武回到家,小傻还在睡,刘小武使劲地晃他,小傻,哥今天带你去看戏!

  吃过早饭已经上午10点了,刘小武给小傻穿上最厚的棉衣,又穿上新裤子新鞋,戴上帽子,就出了门。他们急匆匆地走出镇子,拐进一条小路,小傻就不走了,刘小武给小傻嘴里塞了一颗糖。他说,小傻,你不想看戏了吗,看看,翻过前面那座山,就到了。吃着糖的小傻又来劲了,缠着小武给他讲故事。

  他们赶到集市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小傻直喊饿,刘小武把小傻带到一个店铺的台阶上,他垫了张报纸,让小傻坐下。刘小武掏出三个白馒头,递给小傻,说,小傻,你在这儿等着,哥去给咱们买吃的,吃了饭我们就去看戏!

  刘小武见小傻点了头,他扭头就走,走了几步,他又返回来,蹲到小傻跟前,把兜里的所有水果糖全都塞给了小傻。

  小傻拿出一颗糖,说,小武,你也吃一个。

  不知道怎么了,小傻的话,让刘小武有点动摇,他想拉起小傻回家,又咬咬嘴唇把手缩了回来,他把兜里剩下的钱放到小傻手上,说,小傻,这钱你可要拿好了,谁也不能给。小傻点点头。

  刘小武转身就走,他再也没有勇气回头。回来的路上,天突然变了,大片大片棉絮一样的雪花飞舞着,落到山上、路上、刘小武的脸上,刘小武的心被这纷纷扬扬的雪花给搅乱了,他感到头晕目眩,他感到一切都在向他扑来,山林里寂静得能听见飘雪的声音,静得连刘小武的喘息声都显得有点儿惊天动地。

  赶到家的时候,刘小武腿一软坐在了门边上。

  院子里乱混混的,像是来过许多人。隔壁的李大爷最先发现刘小武,他一把扶起刘小武,没等刘小武站稳,老刘就扑了过来:小傻呢?

  刘小武没有吭声,他已经习惯了老刘的质问。他闭上了眼睛。

  小傻呢,说……快说,他在哪儿?

  刘小武感觉到老刘抓他的手在哆嗦,哆嗦得越来越厉害。老刘一耳光把刘小武掴得翻倒在地。刘小武挣扎着站起来,他僵在那里,像死了一样。老刘的眼睛在冒火:“小傻呢,你把他带到哪里了!快说,晚了他会有危险,他的智商还不如三岁的孩子啊……”

  刘小武看见父亲忧伤的眼神,他感觉自己的喉咙被堵住了。他猛地挣脱老刘,转身开始狂奔。刘小武一口气跑到山脚下的时候,他才发现雪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了。

  到了山顶上,刘小武看见了一束微弱的灯光,刘小武知道那一定是他爸老刘在跟着他。刘小武的血热了,眼睛也热了,他这才意识到,这个家没了小傻就不是家了。他抹了抹眼泪,深深地吸了口气,又跑了起来。

  下了山,马路上没有一个人,刘小武的心像被鞭子抽过一样,疼痛而紧张。他紧绷着神经,他想喊,可又不敢喊。

  借助着雪光刘小武找到了那个商店,远远地看到了一团黑色的影子。周围一片寂静。

  小武……

  刘小武终于听见了熟悉的声音。他一下子扑了上去,倒在了小傻脚下,紧紧地攥住了小傻的胳膊。那个冻得只有一口气的小傻,伸出一只掖在袖筒里的手。

  小武,给……吃糖!

  刘小武触到弟弟肉肉的手,那只手映着雪光几乎冻成了紫红色。刘小武接过那颗糖,那颗糖居然是温热的。

  老刘和李大爷赶到了。看见两个儿子紧紧地抱在一起,老刘的腿一软跪在地上,忍不住号啕大哭。

  看见老刘哭,小傻居然笑了,他笑的时候牙齿在打战。爸爸,我在原地等小武……来接我……


上一篇:东紫:迎风帐
下一篇:汪曾祺:黄油烙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