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原创作品 >> 诗词 >> 浏览文章

作者:陕西省 王年堂 来源:中国百家文化网 浏览次数:3467次 更新时间:2018-11-07
一节
 长沙城中有个人,刚刚跨进宾馆门
发现墙上几副画,不由心中就一愣。
这些女人露着胸,下面标着名和姓。
目光来回游移着,盯着画像正出神。
二节
看到最后那张像,来人心里一咯噔。
怎么?画上这个人,的的确确象王婷。
“她为什么在这里?在这干些啥营生?
我得设法问问她,把她身份先弄清。”
三节
经过打听才知道,此女姓李叫李婷。
八六年夏到此处,如今已有四年整。
“其余姑娘靠边站,我要李婷来接见。
这个星期我包了,邓爷愿出双倍钱。”
四节
经理见他如此说,心里自然挺喜欢。
把他特意安排在,一间豪华客房中。
地上铺着红地毯,空气弥漫着清香。
室内装饰恁考就,以及朱漆大木床。
吱呀一声门开处,进来一位大姑娘。
细高身材腿细长,前凸后翘好身段。
头发打着波浪卷,白嫩双颊唇红艳。
上衣太短难裹腹,裙裾羞丑也难掩。
手上托着水果盘,轻轻飘到他面前。
在他面前坐下来,上上下下看个遍。
“敢问先生邀请俺,今夜欲做何消遣?
你是让我唱小曲?还是跳舞让你看?”
五节
来人将手摇了摇,该女朝他瞧了瞧。
那人个子不太高,方脸大眼浓眉毛。
一脸胡茬面黝黑,望着姑娘憨憨笑。
黑色皮鞋乌又亮,黑色西装穿一套。
六节
天色渐渐暗下来,姑娘眼睛眨了眨。
示意让他上床去,这人只是不理她。
“别人谁个能象你,你是傻呀!还是瓜。
你已付了双倍钱,却不行乐图了啥?”
七节
这位好似未听见,久久不恳来作答。
姑娘感到挺奇怪,他又不笨又不傻。
来到这里不行乐,哪他找我干嘛呀!
难道只为看一看?没有这个可能啊。
八节
姑娘来到他面前,玉臂搭在他肩上。
“先生,你看夜已深,我来服侍你就寑。
人生短短几十年,为啥今日不高兴。
你到这里为寻乐,小妹我为你解闷。
还不随我上床来,别在这里瞎磨蹭。
如果生理有问题,干那事情干不成,
身边我还带着药,效果不错免费赠。
还不快把嘴张开,吃了药后肯定行。”
九节
“这位先生你倒好,静静坐着不动弹。
这里可是高消费,不玩女人也要钱……。
若是生理没问题,故意耍我嫌我脏。
你就给我滚出去,我才不挣便宜钱。”
十节
来人闻言着了慌,叫了一声-----“李姑娘。
我有一些心里话,请你如实回答俺。
你家有些什么人?你因何事入娼门?
家乡住址在哪里?说出真名与实姓。”
十一节
“一时糊涂入青楼,时光荏苒将白头。
日日皆以泪洗面,滴滴复向腹中流。
韶华易过春风老,愁肠百结谁解忧。
来世投胎仍为人,若变成女不如畜。
悔我当时太天真,听信谎言误自身。
那对夫妇害得我,上天入地均无门。
万般无奈情况下,自甘堕落到如今。
我见先生人缘好,我才向你说实情。“
十二节
“我有一个未婚夫,姓邓,名字叫邓确。
一直没到他家去,听说家在长乐坡。
那年下乡做生意,在这期间结识我。
多次向我求过婚,我也答应跟他过。
他一回去永不来,不来咱们庾家河。
妹子我见不到他,难免感到很寂寞。
家中收拾一番后,别了嫂子与哥哥。
只身前往他家去,终因人生寻不着。”
十三节
妹子常年居山里,学得知识又浅薄。
一旦到了大地方,显得呆滞没法说。
这样易受骗子骗,骗子果然骗了我。
我向那对夫妻问,这里可有邓大哥?
说他才到长沙去,她们就是找邓确。
她说给我做个伴,我就和她合成伙。
三人一起上了车,下车我去上厕所。
泼妇将我按住后,那个男人就来戳。
十四节
所带路费本不多,又要吃来又要喝。
漫漫长途无路费,我回不了庾家河。
当时实在没办法,饥寒交迫太难过。
苟且偷生活下来,满腹辛酸对谁说。
不知这位邓大哥,如今娶没取老婆。
他应找个好姑娘,趁着年轻乐一乐。
别要因为我王婷,让他一直傻等着。
我怕给他丢面子,不得不把姓改过。
十五节
“一别便是四年多,不知这位邓大哥?
我今走到这一步,他也不会原谅我。"
十六节
“在你面前站着的,他便姓邓叫邓确。
不知姑娘叫啥婷?你家又在什么河?”
十七节
“陕西境内商州市,丹凤地界庾家河。
爹妈早年已过世,只有嫂子与哥哥。
姓王,名字叫王婷,不信可查户籍薄。
我怕给他丢面子,不得不把名改过。”
十八节
邓确猛然扑上去,抱住王婷哽咽着:
“让我找得你好苦,跑遍天下各角落。
总算把你找到了,婷婷你还爱着我?
我要把你领回去,和我一起好生活。”
十九节
王婷一看是邓确,悲喜交加泪先落。
夫妻分别四年半,各诉相思泪水多。
邓确劝她回家去,可是王婷这么说:
说她是个臭女人,难得邓哥还爱我。
不想用个脏身子,再去玷污邓大哥。
你应找个好姑娘,找个姑娘做老婆。
今夜好好睡一觉,明天回你长乐坡。
我再给你一些钱,回去以后莫提我。
二十节
“你不回去咱能行,我无话对领导说。
全厂对你挺重视,盼着你回长乐坡。
园工让我来找你,钱钞共捐五万多。
这次你若不回去,我也不在世上活。”
你的遭遇我理解,我不会因-----你过错。
心生怨恨不要你,这等事情我不做。
你别总是老想着,觉得你对不起我。
我会永远爱着你,我的我的好老婆。”
二十一节
听到这段真心话,王婷感到很愧疚。
多半也是因感动,流着热泪劝邓确:
“今夜好好睡一觉,明天回你长乐坡。
多多带上一笔钱,再来长沙来赎我。”
二十二节
望着邓确渐远去,“邓确怎就看上我?”
柔情脉脉望着他,望着,望着还望着。
二十三节
王婷支开邓确后,回来心里更难过。
独自躺在大床上,久久她也睡不着。
邓确对你那么好,你对他来又如何?
王婷,你能对起谁?让你自己说一说。
越想越觉不自在,越觉无脸见邓确。
他在厂里当领导,手下工人两千多。
我不能将这身黑,再往邓确身上抹。
象他这种痴汉子,再来长沙我咱说?
二十四节
王婷不会再嫁你,还望哥哥丢下我。
我是一个臭女人,不能玷污邓大哥。
盼你找个好姑娘,淌过人生这条河。
既使王婷我死后,到了地下方瞑目。
二十五节
王婷哭过一阵子。带着哭腔喃喃说:
“但愿你俩能幸福,不要整天思念我。
不要因我而悲伤,阴魂听见也难过。
哭着,哭着晕过去,醒来饮泣又睡着。”
二十六节
如此过了好几天,都在痛苦中渡过。
这天似乎好了些,脸用脂粉抹了抹。
高级衣服穿上身,漂亮皮鞋穿上脚。
转身来到衣镜前,反复自我欣赏着。
对于一切挺满意,一丝微笑难察觉。
然后来到妆台前,搜出一个首饰盒。
双臂紧紧搂着它,一双玉手直哆嗦。
望着盒中卖身钱,想起夜夜受折磨。
无限酸愁伴浊泪,心如刀扎似针戳。
“我将不久离人世,如今留它做什么?”
王婷身子猛一颤,她又将钱摸了摸。
然后找来纸和笔,画画点点好一阵。
钱与纸压枕头下,双眉微皱似打瞌。
身体慢慢软下来,最后蹲在后墙脚。
脸上红润退下去,随之呼吸渐变弱。
美目眯成一条缝,将头一歪似睡着。
二十七节
邓确匆匆回到家,酬足钱后到长沙。
连饭也没顾上吃,前往宾馆来找她。
当他轻轻推开门,倒教邓确先一愣。
发现后墙角落里,那里蹲着一个人。
二十八节
邓确将她摇了摇,王婷微微睁开眼。
红唇轻轻动了动,声音如同蚊虫般。
“我不能用脏身子,再去玷污邓大哥。
你应找个好姑娘,将来和她一起过。”
王婷将话说到此,双腿使劲蹬了蹬。
将头一歪倒下去,目光随即定了神。
得知王婷她已死,邓确怎能不伤心。
嚎啕大哭了半天,也没哭醒心上人。
二十九节
为她整理遗物时,发现纸张与现金。
纸上字迹已模糊,另外画着三个人。
一个姑娘与自己,另外一个是王婷。
姑娘躺在他怀里,王婷显得很平静。
脸上微微带着笑,好象正在做美梦。
邓确比谁都聪明,画中之意不用问。
让他找个好姑娘,快快乐乐过一生。
王婷到了地下后,也能让她闭眼睛。
三十节
“本想将你送一程,我又害怕你伤心。
我会找个好姑娘,快快乐乐过一生。
请你不要担心我,你就闭上你眼睛。
舒舒服服睡一觉,顺便做上一个梦。”
三十一节
邓确更加疼爱她,轻轻将她吻了吻。
然后将她盛殓好,棺材运出长沙城。
来到村前乱坟岗,长乐坡下埋了人。

每每想起王婷时,邓确最终未成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