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名作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化名家 >> 名家名作 >> 浏览文章

散文│阿成:穿过额尔古纳
作者:阿成 来源:天津日报 浏览次数:3941次 更新时间:2018-10-30

  “额尔古纳”是蒙古语“捧呈”“递献”之意。后人逐渐把它修饰为“奉献”。据说当地不少人家给女孩子起名都叫“额尔古纳”。不知是将把女儿奉献给男人为妻呢,还是希望女儿做一个肯于奉献的女人?倘若全不是,那一定是专家对“额尔古纳”的解释出了什么问题。

  额尔古纳(市)地临俄罗斯,或者正唯如此,或为旅游者计,全城几乎所有的建筑都在狂热地凸显仿俄罗斯风格。我们路过的那家“大饭店”其姿态尤为突出,它模仿的是克里姆林宫。最让人想不到的是,据说这幢克隆下来的彩色“克里姆林宫”顶部的“洋葱头”居然是用帆布做成的。真想不出他们是怎样做到的。须知,边疆的风可不是“边疆的泉水”,它像狂烈而迅疾的蒙古野马一样,边疆的雨也不是“断桥上柔柔滑顺的雨丝”,多是暴雨兼电闪雷鸣啊。上帝哟,帆布做成的彩色洋葱头居然在狂风暴雨中岿然不动。据说,即便是严寒袭来,凛冽的西北风裹杂着暴风雪从洋葱头旁冲杀过去的时候,“洋葱头”俨然威武的天神一样,依然保持着它彩色的灿烂。对此,对帆布做成的“洋葱头”你还嘲笑得出来吗?这是智慧。

  没想到的是,这一座清清静静的城市,虽格局不小却鲜见行人和车辆,宁静得像一张静物画,恍惚有一种人去城空的感觉(难道都去草原上放牧去了吗)。

  在额市主干道旁的广场上,有一尊骑骏马的勇士的雕塑,他叫“拙赤合撒儿”(又名“哈布图哈萨尔”)。他的本名是“拙赤”。而“合撒儿”(猛兽)是他的称号。他是成吉思汗的胞弟,也是孝庄皇后(布木布泰)的先祖。据说,这位合撒儿勇敢善射,以“神箭”著称。

  停车歇歇脚吧,五百多公里过来,又是晌午了,到了“打尖”(吃饭)的时候了。我们在勇士广场的对面选了一家饭馆。是啊,别以为到了内蒙古就可以轻松地享用“乌日末”(奶皮子)、“夏日陶斯”(黄油)、“阿如日”(奶干)、“苏太才”(奶茶)、“塔日格”(酸奶子),以及手扒肉、全鱼宴,等等。我们是野客,除非十分的努力,多打几个常年不联系、“不点赞”的电话,方能享受到上面的蒙古族美味。

  这家中餐馆的老板是个中年人,很热情──边疆地区的饭店都是这样,对他们而言,每一个客人都是他们远方的朋友。餐馆的门口摆着几盆清水,备有毛巾、香皂,供客人洗尘。这与我们之前在饭店的饭前洗手是两码事。老板姓王。我开玩笑说,噢,咱们是本家呀。五百年前是一家,五百年后必有王者兴啊。老板却诚恳地看着我问,那现在呢?我说,你现在开饭店当老板,多牛呀。“上马饺子,下马面”。入乡随俗,咱们就吃面。我原以为这里的手擀面同哈尔滨一样的,是机器轧的面,没想到,老板给我们端上来的是真正的手擀面,面条筋筋道道非常有咬头。

  吃过了,继续上路。在穿行额市的时候,零星地看到几幢俄罗斯木刻楞和板加泥的老式民房,几乎每幢房子有雕花木檐、回廊、花厅和栅栏院。显然是俄侨之前辈留下来的。先前,我的家乡哈尔滨城几乎有一大半是这样的俄式民宅。只是逝者如斯了。老邱见我脸上呈凄然之色,说,毛主席教导我们说,我们不但善于破坏一个旧世界,还要善于建设一个新世界。我混沌地笑了。是啊,邱兄说的也是,在新旧交替的时代,有悲观的,愤怒的,也有欣喜的,和卖呆儿的。这就是多姿多彩的人类社会吧。

  再见吧,静悄悄的额尔古纳。

  接下来的这一路要经过“哈达图”。这一路的风光最具内蒙古本色:漫上天涯的绿色牧场,散落在牧场上的羊群、马群、牛群和骑着马的放牧人;草原上白色的蒙古包,在大草原上肆意流淌的野河,万里天空上海浪似的白云朵,呵,这里真的是人间天堂啊。你会突然醒悟到,那些喜欢唱歌的民族哟,必是生活在这样神奇的地方,而且也只有生活在这样瑰丽壮阔的草原上的人们才能唱出那样优美悠扬的天籁之音。是啊,这里的人们崇拜生活,崇拜大自然。这种朴实的,流存于血液中的族群崇拜,是艺术学院的学生永远学不到,也感受不到的(当然,有的人就悟到了,如王洛宾、雷振邦等)。

  老邱突然问我,哥,什么是文学?你能不能说得简单点儿,通俗点。

  我说,文学就是:听着不调儿,但靠谱。这就是文学。

  那散文呢?老邱问。我说,第一,有家国情怀。第二,有丰富的学养。第三,有鲜明的个性色彩。老邱,第四?我说,没有第四。

……

  这一路上的有些路段正在修路,车每隔一段就需走临时便道。野性十足的便道上尘土飞扬,几乎淹没了整个儿车辆。听说,筑路工人正在修筑的高速公路,就是将免费的国道改建成收费的高速公路。这就是说,今后,普通的车辆要用钱来购买速度和时间。但是,来到这里观光的人们有的是时间,常要停下车来欣赏一下路两边醉人的风光,要走到草原上和牛群、羊群、马群和放牧人,来一次零距离的接触。对此有人说,我们没钱,但我们有的是时间。我们就属于这一类。算啦,趁着还没有收费之前,抓紧欣赏欣赏大草原的风景,体验一下草原上圣徒般的生活,做一次天堂里的客人吧。

  接下来,风景略有一些小变化,我们“意外”地经过了一片白桦林。雨后的白桦林特别地精神,仿佛是一群年轻的小伙子、姑娘,株株充满着活力。乳白色的树干被雨后的阳光晒得闪闪发光。摇下车窗,能嗅到从林子里刮过来的白桦树特有的清香味儿。呵,简直像是在和早已遗失的初恋情人又拥在一起了。

  经过了几乎全部是俄罗斯老式民房的(木刻楞建筑)村子后。对讲机传来了前面那辆车上老张的声音,刚才咱们经过的那个村子,是俄罗斯族人居住的村子。当地政府已经下令,这个村所有的俄罗斯老房子一律不准拆。所以这里还保留着原有的俄罗斯风格。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散文│刘心武:藕荷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