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评论·序跋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化名家 >> 文艺评论·序跋 >> 浏览文章

健笔凌云意纵横 ——浅议毛泽东书法的高度
作者:罗杨 来源:中国艺术报 浏览次数:2809次 更新时间:2021-01-02

  2020年12月26日是毛泽东主席的诞辰,在这一特殊的日子里,很多人都会感念至深。毛泽东一生酷爱书法,其磅礴大气的字体也深受人们喜爱。他的书法是其人格精神的艺术化,透过那些出神入化的笔法我们也可以洞悉他的人格魅力。

  由于特殊的时代机缘和政治地位,毛泽东以极大的个人天赋、极高的学识修养以及极丰富的人生阅历,加之突出的书法艺术实践成就,让草书焕发出新的光辉,于笔墨挥洒中营造出“天地为之久低昂”的磅礴气象。

  书法是中华艺术的“国粹” 。由于草书的创作过程能让作者体会到一种极致的享受和快感以及“天人合一”的满足感,同时又把这一切倒映在作品中,仿佛一个个神奇的字被注入了鲜活的生命,即使不懂书法的人看到一幅优秀的草书,也能被感染、被打动,从中欣赏到那优美的节奏和韵律,发出由衷的赞叹。

  “掌上千秋史,胸中百万兵” 。以毛泽东的颖悟力、性格志趣,是一定要选择草书的,而毛泽东所写的草书,也确实表现出伟人的智慧和艺术上的天赋。

  毛泽东早年也是写碑出身,郭沫若曾在延安看见毛泽东所写的一副对联后评价其“大有何绍基笔意”。1945年毛泽东在重庆重新书写了《沁园春·雪》,当时也写的是楷体。可以说, 1949年之前毛泽东戎马倥偬,没有更多心思琢磨笔墨艺术,新中国成立后,他才真正进入了一种自由王国的艺术境地。1958年,毛泽东亲函让秘书田家英向故宫借阅古人草书帖本研习,田家英曾说:“毛泽东的字是学怀素体的,写起来很有气魄。 ”毛泽东涉猎之广、用功之巨、法度严谨、个性鲜明、超凡脱俗。正如“庾信文章老更成”“暮年诗赋动江关”,1962年毛泽东所书《忆秦娥·娄山关》已大有张旭、怀素笔墨之精华。但见其字已是无天无地、壁立万仞、屈铁盘丝、瘦劲秀挺、淡墨枯毫……当年毛泽东“朋友圈”里的一些文人曾说,主席的书法“越写越好,越写越草”,当然这里的“草”不是潦草之草,而是“狂草”之草,即满纸“健笔凌云意纵横”之神来之笔。

  回眸毛泽东之前的中国书坛,自嘉庆六年钱泳所公布阮元的书论时算起,已经有近150年的时间以碑学为尊了,期间的书法家大多被北碑所桎梏,没有出现过一位像样的草书大家,以至于吴昌硕晚年曾感叹:“今人谁解为草书。 ”而今放眼望去,彼时何尝不是书法史上“江山代有才人出”的景象呢。再看看那些风云时代我们熟悉的巨匠们,梁启超、鲁迅、郭沫若等均不胜草书之功力。

  有人说,毛泽东如果不做主席而是专心写字,一定会成为更厉害的书法家,在书法艺术上取得更大的成就。其实恰恰相反,如果他不是大政治家、大哲学家、大诗人,没有做国家主席,他的字反而不会有这样的胸襟和气魄。假如他专业去写字的话大概只能成为写字先生,而沦为一个写字匠。须知那些在历史上被称为大书法家的颜柳欧赵苏黄米蔡等名家巨匠们,没有一个是以书法为职业而成为书法家的。

  书法表面看是在写字,实则是在写书法家自身的阅历、学识、修养,以及对人生、国家、世界和宇宙的认识、思考和感悟,这种“道痕”对一个书法家书风的形成具有十分重要的影响,也是决定其是否能成为大家的重要因素。毛泽东身边的工作人员曾说,主席对“文房四宝”特别珍爱有佳,他常说:“我用‘文房四宝’要打败国民党四大家族。 ”毛泽东胸中的笔墨世界是何等令人高山仰止,又是有着怎样的一种豪迈气概。

  清代文学家刘熙载在《艺概》中说:“写字者,写志也。 ”要想把书法写出气势、写出气象、写出情趣、写出特色、写出意味,那就要有渊博的知识、丰厚的素养、博大的文化、非凡的精神气质、不同寻常的人生经历以及过人的才华和悟性。你有知识才华,书法中就能表现出你的知识才华;你有文化底蕴,书法中就能表现出你的文化底蕴;你有情趣志向,书法中就能表现出你的情趣志向;你有人格境界,书法中就能表现出你的人格境界。一个心胸狭隘的人,写不出颜真卿的磅礴大气,即使写一辈子《多宝塔》也没有用,没有伟人的站位高度也写不出毛泽东的如虹气象。毛泽东书法反映出的是他波澜壮阔的一生所积淀出的气吞山河的气概,彰显出的是一种宏大的天下胸怀和人文观照。

  只有读懂毛泽东的人生和人格,才能读懂毛泽东的书法,才能知道毛泽东的书法成就是任何人都难以企及的一个绝对高度。